野猫君

els/克御/杰佣 灵感系文手注意
喜欢着Mastermind!现在应该是DM啦。

这里是野猫。
一条无论是学习还是画画还是写文都还在努力的咸鱼,请多多指教♪

【克御】他与他的生日(吾王生贺!)

即使是佐伯这样的工作狂,也难免有感到劳累的的时候——例如最近,就是如此。
连着几日的加班,外加出国赶需要谈的协议,虽然佐伯自己不说明情况,也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但御堂已经将佐伯少见的劳累看穿的一清二楚。
御堂在等一个能“犒劳”一下恋人的机会,所以当御堂的手机屏亮起,上面显现的日期让御堂知道,这正是一个好机会。
御堂今天特意把工作早早完成,和藤田嘱咐了一些工作上的注意事项便踏出会社。他知道佐伯并不喜欢甜食,便订了一个小型的生日蛋糕,随后去取了给佐伯的生日礼物——价位较高昂的一块手表。
“真是的…虽然上次你让我白感动一次,但这次我可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回敬’给你。”御堂拿着外盒上系着精致丝带的手表,一边吐槽着一边走入电梯,按亮了通往他们的家的按钮,着手准备晚餐。

佐伯现在只想早些回家见到恋人,于是在下机后未经休息就“快马加鞭”向公司方向驶去。
佐伯将车窗打开一条缝,冬日特有的寒冷气息向他的脸上扑去,让他稍稍精神了些。这时,佐伯的手机传出了短信提示音,他想也不想就知道那一定是御堂给他发的消息。看着那句“辛苦了,我在家里等你”,他顿时觉得心中充满了难以言状的温暖。

“我回来了。”佐伯推开门缓缓走了进来。
“啊啊,欢迎回来;还有,生日快乐,佐伯。”御堂拿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佐伯,随后高脚杯互相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清晰传进两人的耳中,交杯,仰头,两人的嘴角都无意间轻轻上扬。
进食期间佐伯一直细细观察着御堂,他觉得恋人今天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饭后,御堂询问佐伯:“虽然觉得你很可能会回答‘不’,但姑且问你,要吃蛋糕吗?”出御堂的预料,佐伯回答了“要”,御堂稍微惊讶了一下,随后切了两份蛋糕。

佐伯也在等待一个机会,他漫不经心地吃着蛋糕,当佐伯看到御堂的嘴角不小心沾上奶油时,佐伯知道机会来了。
他走向御堂,脸上挂着笑容,缓缓说道:“御堂先生。”御堂听到这熟悉的称谓,不禁身体微微一颤,御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还是故作不知道般反问回去:“怎么了,佐伯?”
“只是御堂先生的脸上沾了些奶油,我帮您清理一下。”佐伯捧起御堂的脸,舔去了沾在御堂嘴角的奶油,舌尖似有似无地掠过御堂的唇。
当佐伯想继续下一步动作时,御堂却突然将手贴近佐伯的发,随后向他身旁拉去。
佐伯不由得吃了一惊。
御堂主动将唇附在恋人的唇上,随后御堂的舌向恋人的口腔中探寻,舌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佐伯回应了御堂难得的主动,奶油的香甜气息使得佐伯加深了这个甜蜜的吻。
佐伯短暂离开了御堂的唇,贴向御堂的耳旁说道“孝典,我爱你,比任何人都更爱你。”
御堂的眼中已有了朦胧感,湿润的眸子显得明亮而更加有魅力。“哈…嗯…、克哉,我也是,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两人拥吻着向卧室走去,在他与他的生日这一天,显得更加浪漫甜蜜。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