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君

els/克御/杰佣 灵感系文手注意
喜欢着Mastermind!现在应该是DM啦。

这里是野猫。
一条无论是学习还是画画还是写文都还在努力的咸鱼,请多多指教♪

【杰佣】对峙

*入坑交党费(?)
*在杰克性格的理解上似乎出现了微妙的偏差

奈布·萨贝达正用他那几乎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着的手指敲着密码机键盘。
他并非笨手笨脚的“机械盲”,只不过是那些该死的战役让他留下了些心理创伤,从此他便对噪音深恶痛绝。
奈布努力控制住手指多余的颤动好让自己的失误率尽可能减少,但解码进度依旧漫长,所以他的内心也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紧张,因为密码机发出的噪音着实让他不安。“我发誓,起码为队友们贡献这一台密码机的解码完成,就这一台,然后就去找监管者拖延时间,其他人解码的速度应该比我快的多。”奈布压下心中的异常情绪,咬着牙这样自言自语道。

杰克在没找到求生者们的时候总是显得百无聊赖。
搜索墓碑区域的电机时,机器操作失误的爆鸣声让杰克发现了新猎物;杰克还以为是奈布·萨贝达刻意将他引来,毕竟他手上的护腕能让他为这群可怜的求生者们逃生拖延些时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袭白衣,还有那熟悉的蓝色披肩。杰克哼着小曲,慢慢抬起他的爪刃——刀刃划破布料的声音在这看似一片寂静的庄园中显得尤为刺耳,与此相应地,地上鲜红的血迹随着艾米丽逃走的步伐显现出来,杰克像是享受这场捕猎般优雅地迈着步子,渐渐追上了艾米丽。
随着一声痛呼,艾米丽跪倒在地上。杰克刚要抬起艾米丽,信号枪的子弹便打到了杰克的身上,这次轮到杰克呻吟了一声。杰克定定神,正欲追出去却听到叫喊声,更准确地来说,那是挑衅。

“喂——那边的家伙,光去找女士们的麻烦,能不能绅士一点啊?”奈布嘴角上扬,以嫌弃杰克般的目光眯起眼睛盯着杰克。
杰克自然没被这明显的挑衅惹怒,只不过,杰克找到了他一开始就在寻找的目标。
“关于艾米丽小姐,很抱歉,我只是认为在这场游戏中会笨手笨脚地解码的只有您罢了。”奈布看不到杰克面具下隐藏着的表情,但奈布听到了面前身材高挑男人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哼哼…那么,您做好吃苦头的准备了吗,奈布·萨贝达?”

奈布向杰克做了个鬼脸,就扭头离开。他决定先跑向教堂,奈布认为那里比较适合边与杰克拉开距离的同时边嘲讽杰克。奈布握紧钢铁护肘,按动墙壁,大概是没有什么障碍物的缘故,奈布几乎一瞬间就到达了教堂入口。见杰克离自己还远,佣兵躺在地上面对杰克走来的方向,用右手支撑头部,眨眨眼轻笑着(*见佣兵的躺倒动作),随后快速起身向窗边跑去;杰克看到奈布的动作后,只觉得自己左手的刀刃已在叫嚣着、渴望着鲜血的浸润。
“那么,狩猎,就此开始。”

奈布特意在翻过教堂的窗口时向后瞥去,果然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一幕:“杰克,你的翻窗姿势还是那么‘一言难尽’啊,没想过改变一下么?”杰克在听闻这番话后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气了,可能只是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在普通动作上缺乏美感的一面罢了。杰克与奈布在教堂周旋几次之后,找到了奈布的行为规律上的漏洞;他刻意不进行大幅度的动作,等待自己隐入浓雾后在窗边刻意变换着视线,奈布以为杰克来到自己身后,手便爽快地搭上窗沿发力跳起,腿却踢到了什么,随后落入一个略显冰冷的怀抱中。
“既然您不喜欢我在跨过窗时粗鲁的动作,那我只好在窗边等待您的来临了,我亲爱的奈布。”杰克略显欢快地在奈布受伤后舔去爪刃上的血,随后抓住奈布的兜帽,将奈布提到空中。
说真的,奈布讨厌这种因为身高而强行平视的感觉,他狠瞪着面前的监管者,尽管有些恐惧感,但他当雇佣兵时的经历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在杰克面前露出半分怯懦模样。
杰克轻易读出了奈布眼中传来的讯息:“哦?您讨厌这样吗?”杰克短暂沉默数秒,施虐心使杰克放下奈布,随后慢悠悠抬起他锃亮的黑皮鞋,踩上奈布背部的新伤口,居高临下地观察奈布的反应,惨白面具遮住了杰克的表情,使人看不真切他此时的表情是如何的。奈布的身体顿时颤抖起来,牙齿紧紧咬住下唇,将痛苦的呻吟悉数吞进肚中,兴许是新伤的撕裂触及了旧伤。
与可怕行径正相反的优雅声音从面具下犹如恶魔低语般传出,杰克轻轻笑着:“你输了哦,奈布。”奈布忍着疼痛使劲向后推杰克的腿,后者却只踉跄几步,并未向后倒去。奈布苍白的脸上好不容易扯出一抹笑容:“我的精神可从没屈服于你,恶魔。”杰克察觉到面前的奈布早没了反抗他的力气,不顾奈布用尽最后气力的大叫,横抱起他,向教堂出口看去,奈布的队友已经打开大门,在等待救回奈布的时机;奈布知道,杰克一定有把握将队友全部留下来,他用气息不稳的声音对杰克说:“…让、呼…让他们走,我留下。”
杰克像听到了满意的回答似的,以恰好力道放下奈布向大门走去,哼起小调,眼中偶尔闪过的红光使这位雾都怪人显得越发诡异,他虚晃几刀赶走了其他求生者,随后才快步走回奈布身边。

奈布头一次觉得时间渡过得如此漫长。
他的意识已经接近模糊不清的程度,但奈布觉得杰克依旧把自己抱在怀中,低头细细端详着。
奈布想知道那面具底下到底是一张怎样的面孔,疯狂?优雅?抑或平淡?
奈布慢慢伸出手,触碰到面具,却被杰克一反常态地以温柔力道抓住了手;除了电机噪音以外,奈布难得感到心中一阵不满,以及渐渐沉重的眼皮正让他的视线逐渐变暗。杰克取下了面具,但奈布如何努力也无法让眼前的事物变得清晰。
杰克捧住奈布的脸,冰凉的唇轻触着奈布温热的唇;在奈布失去意识前,他听见了杰克附在耳边的低语:“请在庄园永远陪伴着我吧,直到下一次捕猎的开始。晚安,我亲爱的奈布。”

评论(2)

热度(139)